美韩向“谷歌税”“苹果税”开刀,中国呢?

2021-09-11   来源:财经杂志-财经E法 原文链接:点击获取

除了受到韩国立法的限制,谷歌、苹果在全球范围内还面临着多项反垄断调查,它们会在中国陷入同样的境地吗?

文 | 《财经》E法 殷继

编辑 | 朱弢

韩国成为首个以立法形式对“谷歌税”和“苹果税”作出限制的国家。近日,美国加州地方法院也对Epic Game诉苹果案作出裁决,要求苹果不得禁止应用开发者向用户提供其他支付方式。

8月31日,韩国国会表决通过《电子通信事业法》修正案,该法案禁止韩国地区的谷歌、苹果强制用户使用系统自带的应用商店进行内购,允许用户直接向开发者购买增值服务。

一直以来,用户在苹果和谷歌应用商店下载或使用应用时,所有的付费行为必须通过苹果和谷歌的支付渠道完成,同时苹果和谷歌会收取交易额的30%作为抽成,因为这一规则无法被规避,因此人们将抽成称为“苹果税”“谷歌税”。

韩国的这项法案意味着用户能直接向应用开发者付费,从而避免向谷歌和苹果缴纳佣金。从Epic Game诉苹果案的裁决来看,以后应用开发者也可以通过其他支付方式来避免缴纳“苹果税”。

谷歌、苹果仍在全球范围内面临着多项反垄断调查,但它们会在中国陷入同样的境地吗?

韩国限制“谷歌税”“苹果税”

8月31日,188名韩国国会议员参与了《电子通信事业法》修正案的投票,最终有 180 票赞成,0 票反对,8 票弃权。该法案将在韩国总统文在寅签署后生效。

据韩联社报道,这项法案在当地被称为“反谷歌法”(Anti-Google law)。促使该法案出台的导火索是,2020年7月,谷歌宣布将从2021年10月起,对入驻旗下应用商店“Google Play”的所有应用程序和内容的交易额收取30%的手续费。而在此之前,这项收费只针对游戏应用。

此举引发韩国本土应用开发者的强烈抗议,指责谷歌滥用市场支配地位。2020年8月,韩国国会代表提出,应保护本土应用开发者,并提出修法建议。

韩国官方2021年2月发布的一份报告称,谷歌的新政策将使韩国开发者每年额外损失1568亿韩元(约合1.36亿美元)。

修订后的《电子通信事业法》赋予韩国政府调解应用市场支付、取消和退款纠纷的权力,包括禁止无故拖延手机内容审查,以及不公平地从应用市场端删除手机内容等规定。如应用商店的运营者违反规定,将会被处以其营收3%的罚款。

《电子通信事业法》通过后,谷歌的收费扩容计划可能会落空。

苹果曾在2020年11月宣布了“App Store小型企业计划”,入驻App Store的软件开发者,如年净销售额低于100万美元,其佣金率将降低至15%,但一旦开发收入超过100万美元,将恢复30%的佣金率。谷歌在今年3月也宣布效仿苹果做法。

对于韩国国会表决通过的《电子通信事业法》修正案,苹果和谷歌先后表明立场。

苹果发言人表示,该法案将“使从其他来源购买数字商品的用户面临欺诈风险,破坏他们的隐私保护,使他们难以管理自己的购买行为,并且‘要求购买’和‘家长控制’等功能将变得不那么有效。”

谷歌发言人则表示,如同应用开发者制作App需要成本,谷歌维护操作系统、建立和管理应用市场也需要成本,收取收入分成有助于保持安卓系统免费。该发言人还称,“我们将反思如何遵守这一法律,同时保持一个支持高质量操作系统和应用商店的模式。未来几周我们将分享更多内容。”

韩国放送通信委员会主席韩尚赫(Han Sang-hyuk)表示,随着美国和欧洲也在提出类似的法案,韩国此举将成为全球应用程序市场平台监管立法的基石。

全球范围内面临多起反垄断调查 

除了在韩国承压,苹果还面临印度的反垄断调查,被指控涉嫌滥用其在应用程序市场的主导地位,强迫开发者使用其专有的应用内支付系统。

这一指控与苹果在美国面临的Epic Games诉讼案类似。

流行游戏《堡垒之夜》的开发商Epic Games2020年在游戏内建立支付系统,试图规避苹果和谷歌应用内支付政策,后被苹果从App Store中移除。

▲ 《堡垒之夜》在游戏内建立的支付系统

▲ 《堡垒之夜》在游戏内建立的支付系统

在此之后,Epic Games起诉苹果公司,称后者对软件开发商的控制具有垄断性。

近日,该案由美国加州奥克兰联邦法院的法官伊冯娜·冈萨雷斯·罗杰斯(Yvonne Gonzalez Rogers)作出裁决,苹果让消费者无法得到更便宜的价格,这属于危害消费者的反竞争性行为,但未违反反垄断法。同时,要求苹果不得禁止App开发者向用户提供其他付款方式。

“苹果的反转向引导条款对消费者隐瞒了重要信息,非法扼杀了消费者的选择。结合苹果早期的反垄断违法行为看,这些反引导条款就是反竞争性的,要确保全国范围的补救措施,根除这些条款。”罗杰斯裁决道,“鉴于审判纪录,无论是根据联邦政府还是州政府的反垄断法律,都无法最终判定苹果属于垄断者。”

在另一份裁决中,法院确认Epic Games在《堡垒之夜》应用程序中实施替代支付系统时违反了与苹果公司的合同。因此,要求Epic Games必须向苹果支付该系统收取的所有收入的30%作为违约金,总额超过350万美元。

苹果在回应媒体时称,该裁决对App Store模式是一场胜利,法院确认App Store并没有违反反垄断法。但Epic Games的CEO蒂姆·斯威尼(Tim Sweeney)表示,法院裁决对应用开发商和用户来说都不是胜利。Epic Games的公司新闻发言人表示,该公司计划上诉。

其实,早在2019年时,小型应用开发者曾对苹果就App Store收取高达30%佣金等做法提起集体诉讼,经过两年多的司法程序,该案在2021年8月26日达成和解。

▲ 苹果与小型应用开发者间的集体诉讼达成和解

▲ 苹果与小型应用开发者间的集体诉讼达成和解

此外,2020年4月30日,欧盟委员会主管数字化与公平竞争的执行副主席韦斯塔格宣布,已向苹果公司发出一份异议声明,指责其利用市场垄断地位扭曲音乐流媒体市场的竞争。

据报道,这一指控源于Spotify公司对苹果公司的投诉。在欧盟委员会做出决定之前,苹果仍有机会为自己辩护。若败诉,苹果可能面临高达其年全球营收10%的罚款,并被迫调整其部分商业模式。

欧盟委员会指控称,苹果通过App Store内购的方式打压竞争对手,给音乐流媒体提供商设置限制性规则,但自家的“Apple Music”却可获得优待,不受上述规则限制,甚至可以利用苹果公司的数据进行用户行为分析,而其竞争对手则无法获得同等待遇。

因面临的越来越大的法律和监管压力,苹果于近期放宽了限制,允许某些应用在应用内支付机制之外宣传更便宜的替代品。

苹果表示,“App Store小型企业计划”将佣金下调至15%,这个政策在三年内不会变动。另外,将允许应用开发者向其用户发送电子邮件,告知替代购买选项,但是,苹果没有就此提供应用内通知功能。

在9月1日,苹果宣布更新App Store政策,允许“阅读器”App添加链接跳转到外部网站进行注册并支付费用,这一变化适用于杂志、报纸、书籍、音频、音乐和视频等应用程序,将于2022年初在全球范围内实施。

显然,苹果不想也不愿站在开发者的对立面,2020 年,苹果 App Store 的总收入达 640 亿美元。

谷歌面临着与苹果类似的境况。

据报道,2021年7月,美国36个州及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的总检察长发起针对谷歌的诉讼,指控其应用商店违反了反垄断法。谷歌禁止有不良内容的应用程序在其商店上架,并进一步要求一些应用程序使用该公司的支付工具,同时支付高达30%的抽成。

检方还称,谷歌的应用商店在美国分发了90%以上的安卓应用,而其他安卓应用商店的市场份额不到5%。

会在中国陷于同样境地吗?

在中国内地,安卓系统的应用分发市场与其他国家存在很大不同。

中国内地的安卓系统应用分发的市场份额基本由手机厂商组成的“硬核联盟”和第三方渠道(如应用宝、豌豆荚等)以及垂直渠道(TapTap、九游等)分享。

在安卓手游应用分发领域,华为、联想、OPPO、vivo、酷派、金立、魅族、努比亚等八家手机厂商在2014年组成了名为“硬核联盟”的应用分发营销平台,确定了与游戏开发商五五分账的规则。除此之外,手机厂商小米、360、百度应用商店等都以五五分账为准。

这意味着国内主流的安卓应用在应用商店上线,手机厂商首先要拿走 50%的佣金作为渠道费。

2021年年初,网易CEO丁磊公开表示,中国的安卓渠道分成是全世界最贵的,这个分成的生态是不健康的,因为它比苹果还贵20%左右。

当然,国内安卓手游应用分发市场也处在变动之中。TapTap这类游戏分享社区的出现,开始挑战“硬核联盟”,TapTap并不向游戏开发者收取分成费用,而米哈游《原神》、莉莉丝《万国觉醒》等热门游戏,开始尝抛弃应用商店渠道,上架TapTap。

根据易观推出《2020 中国移动游戏市场年度分析》报告显示,在渠道行业增长趋势方面,相比硬件渠道(硬核联盟、各手机厂商的官方应用市场)和第三方渠道(应用宝、豌豆荚等),垂直渠道(TapTap、九游等)的增长趋势更明显。

苹果凭借着“软硬一体”的闭合生态系统,在中国内地执行与其他国家相同的App Store的佣金规则。一些开发者直接将30%的苹果税转嫁给用户。

2021年年初,上海用户金鑫以苹果公司滥用市场支配地位为由,将其诉至法院。金鑫称,苹果在App Store内存在收取高额佣金、强制搭售Apple Pay等限定交易、拒绝交易行为,因此提出赔偿金10万元和公开道歉的诉求。

该案原告代理律师王琼飞认为,苹果收取了30%的“苹果税”,导致有些开发者将负担转嫁给消费者。

另外,安卓与苹果应用商店定价不一的情况,也一直受到用户的诟病。

《财经》E法通过比较发现,几款常用App在安卓和苹果两端的增值服务收费存在差别,且苹果端通常要高于安卓端。

▲ 常用几款App在iOS、安卓端的定价对比

▲ 常用几款App在iOS、安卓端的定价对比

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盘和林称,不同APP苹果和安卓收费不同,看起来的确存在价格歧视。即针对同一商品,对不同消费群体差异化定价。但苹果提供了操作系统、开发工具、应用商店等资源,因此苹果端收费更高存在合理性。

多名法律人士也表示,APP提供的产品或服务价格属于市场调节的范围,经营者有自己定价的经营自主权,因不同平台的渠道费不同,开发者制定不同的费用标准并无可厚非。

对于国内应用开发者而言,令他们最头疼不止是“苹果税”带来的成本升高,更包括“硬核联盟”等安卓手机硬件厂商把持的五五分成规则。毕竟,不是所有的App都像《王者荣耀》《原神》《万国觉醒》那样火爆,因而难有议价权。

目前,尚未有迹象表明,“苹果税”和安卓手机厂商的“安卓税”会面临类似其他国家的反垄断调查。

“影响价格制定的因素有很多,上下游之间的主导权并不固定,市场份额、用户粘性、品牌影响力、产品差异等因素都可能影响价格制定的过程和分成模式。”武汉大学法学院教授周围表示,“反垄断执法对行业良性发展具有积极作用,但只是其中一环,需要多种社会机制共同作用。”

上海用户金鑫起诉“苹果税”一案定于2022年1月开庭。

目前,苹果公司已在8月26日与中小企业达成和解的新闻稿中申明,“开发者可以使用电子邮件等通信方式向用户提供App Store之外的支付方式信息。和以往一样,开发者不需要因发生在他们的App 或 App Store 之外的任何购买向 Apple 支付佣金。”

这意味着可以开发者可以“名正言顺”的通过第三方支付绕开“苹果税”,但这对中国内地应用开发者而言早已不是新鲜事。

在苹果正式作出申明之前,不少中国内地应用开发者已在App中偷偷接入支付宝、微信支付的SDK(Software Development Kit,软件开发工具包)来实现支付,或者以内嵌网页跳转至支付宝、微信支付等平台。对他们而言,绕不开的是由手机厂商们收取的“安卓税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