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递公司集体涨派费背后:“内卷”的末端网点如何突围

2021-10-01   来源:中国新闻网 原文链接:点击获取

原标题:快递公司集体涨派费背后:“内卷”的末端网点如何突围 来源:第一财经

快递公司集体涨派费背后:“内卷”的末端网点如何突围

作者:陈姗姗 

中国的快递增速和规模已经位居世界第一,但如何保量又保质的发展,需要末端网点在自身运营上开源节流,寻求突围。

从9月开始,中通、申通、圆通、韵达、百世和极兔六大快递公司,陆续宣布将派费每票上调0.1元。

涨派费的初衷,是希望给负责“最后一公里”递送的快递员加薪。上一次上调派费还是在2017年,四年来,末端网点的派费没有上涨过一分钱,但消费者支付的快递单价却在逐年下滑。

统计数据显示,2010年的快递平均单价为24.57元/件,到2020年降至10.55元/件。“以价换量”价格战的持续,让处于快递“最后一公里”的末端网点承受着巨大的生存压力,快递员也因为收入与业务量的不成正比而大量流失。

因此,在“双11”这个每年快递量都有一个爆发小高潮到来之前,几家加盟制快递巨头,希望通过上调派费的方式来提高加盟网点和快递员的积极性,以更好的应对下半年的快递旺季高峰。

然而据笔者了解,9月开始的这一轮派费上涨,并没有完全惠及所有快递员,一些加盟网点将上调的派费用于补贴日常的运营亏损,快递员的工作强度、收入待遇依然没有多少大的改变。

一边是网点和快递员苦不堪言,另一边则是行业继续爆发式增长,每年增加100亿个包裹,中国的快递增速和规模已经位居世界第一,但如何保量又保质的发展,需要末端网点在自身运营上开源节流,寻求突围。

在开源方面,目前快递网点的收入来源,主要是电商件,这与近年来淘宝等电商平台持续的爆发增长不无关系。

然而,电商递送的规模不断攀升,递送价格却逐年下降。由于平台上的商家大多依据“价低者得”来选择快递公司,谁给的价格低就用谁,义乌一度出现八毛发全国的“内卷”价格,加重的派送任务,流失的快递小哥,大量的积压快件,形成了一个个恶性循环。

因此,对快递网点来说,需要拓展更多电商以外利润更高的单量来源,比如利润更高的个人件业务,才能改善网点的营收结构,摆脱单一依靠拼价格来争夺电商递送市场的困境。

事实上,目前个人寄件市场也在不断增长,比如2015年为解决网购退货难问题才上线的菜鸟裹裹,就已经拥有超过3亿的用户流量。

菜鸟裹裹APP的寄件单量来源主要有两个,一是整个淘系电商平台的退换货、闲鱼寄件等,二是非电商的个人寄件用户,这两个来源已成为不少快递网点主打的增量市场。

双壹咨询的统计数据就显示,当前通达系快递公司位于城中区的网点散件揽收日均600票,其中菜鸟裹裹提供单量达到400票,成为网点增收的重要来源,快递散单也减轻了市中心网点和社区网点的成本压力。

此外,裹裹寄件的平均客单价也远高于“通达系”的传统电商件。一位通达系快递网点老板就透露,一个裹裹件的利润相当于10票电商件利润,差不多是20件拼多多包裹的利润。

另据笔者了解,很多网点不但赚到了钱,甚至还催生了一批专门服务菜鸟裹裹业务的新创网点,方便城市居民个人寄件。目前菜鸟裹裹已经连接了超过200万名快递员,越来越多的快递员自己也成为承包商、站点老板,平台上的快递员月入过万成常态。

在节流方面,要进一步提升递送效率,降低成本,现阶段最合适的方法是发展末端服务设施,减轻快递员送货上门却吃闭门羹,浪费时间和精力的负担。

事实上国家邮政局在2021年邮政快递业重点推进的民生实事中也提到,要支持末端服务设施多元发展,加快推进智能快件箱、快递公共服务站等末端设施建设。

目前快递网点在末端服务设施方面主要与快递代收点、驿站、快递柜等合作。比如菜鸟驿站,圆通的妈妈驿站,中通的兔喜等,快递柜主要是顺丰的丰巢,还有一些小区附近的小卖部、超市等也成了合作的社会代收点。

然而,在末端服务设施开始大面积铺开的同时,也面临了不少诸如未经用户同意放快递柜、超时收费等问题的投诉,如何平衡递送效率与服务质量的关系,也是节流时需要重点关注的问题。

在此之前,就有不少业内人士建议,中国的快递业需要从同质化、低价化的服务,转向个性化、差异化的服务,快递公司可以针对不同的服务设定不同的定价,消费者可以根据自身的需要选择自取或是上门的服务,这样既能提高 “最后一公里”的递送效率,又能减少消费者被决定“是否要上门”的投诉。

在这一方面,菜鸟驿站已经走在了前面。今年4月,菜鸟驿站联合天猫淘宝在北上杭三城开通按需派送服务,用户收到包裹到达驿站的提醒后,可以在物流详情、支付宝/淘宝小程序、菜鸟app、线下扫码等多个渠道点选“送货上门”。如今,这项服务已覆盖大部分省会城市,消费者可以自主选择送货上门或免费保管。

在2014年上线时,菜鸟驿站就致力于解决快递末端“最后100米”的难题,主打免费保管、丢件包赔。六年来,菜鸟驿站已形成了一张覆盖城市社区与高校的末端网络,在全国已有超过6万个社区驿站,预计今年可达10万个,校园驿站也已覆盖全国近2000所高校。

此外,驿站的业务还逐渐从包裹代管,衍生出24小时智能洗衣、社区团购、充电器租赁等一系列服务,这也成为加盟驿站的网点的创收渠道之一。